欢迎光临!

正文

骆驼祥子第12章读后感 第五章(12/50)

Jun 04
admin 2020-06-04 15:02 预测推荐   浏览量:   次

重回帝都,已近八月中秋。将进城的时候,遥遥望见碧山。心念一动,便命其余人先回城,只余黎顺驾一辆马车,折转方向,去了御苑。正是桂花开的时节。远远地,馥郁的香气便已随风而来。我让黎顺守在山下,自己取过一管常随身的洞箫,信步往山上走去。山林极静,只有微微的风声,和偶尔的几声鸟鸣。踏着厚厚的落叶,拾阶而上,沙沙的脚步声听来格外清晰。小径的两旁,满是桂花树,娇黄的桂花如漫天星子般缀满碧叶间,抑或一两株火红的枫树,突兀地闪出。时而有花枝探出路旁,我也懒得用手去推,任由它们从我脸上轻轻扫过。那一瞬间,会有格外浓郁的香气,扑面而来。心也极静。尘世的俗事似乎全都渐渐远去,恍惚间有种错觉,仿佛我正跟随着二十多年前那个倾城的女子。转过一道山弯,落桂亭便在眼前了。我发觉它只是一座极朴素的石亭,柱石陈旧,已经有些斑驳。我想像我的母亲当年如何走到这里,如何望见亭中吹箫的少年,那少年听见脚步声,抬起头……少年抬起头,却是父亲临终前形如枯木的脸。我冷不丁打了个寒战。四下里望望,阳光明媚,微风习习,树影轻摇。方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。我依着石柱,在亭栏上坐下来。举起洞箫的刹那,忍不住想,当我抬起头的时候,不知可也会看见一个倾城的女子?念头一闪而过,不觉哑然失笑。兴之所致,随意吹了几曲,总有些莫明的怅然。近来一人独处时,常有这样的感觉,空落落的,好像缺失了什么似的。我回到帝都已有三年,然而回想起这三年的时光,却恍恍惚惚。有时我在心里问自己,当初离开北荒,所怀的种种期冀,算不算已经得到了呢?应该算是吧。想了很久,还是这么觉得。就算不是完全,也已得到了大半。但既然如此,为何感觉还是如此空虚,与当初并无不同?甚至犹有过之。是不是在好不容易填满了这一块的时候,却又失去了另一块?我不由得叹了口气。一片枯叶随风而起,打在我的衣摆上,发出干脆的破裂声。我从凌乱的思绪中惊醒。抬起头时,我看见前方桂树底下,站着一个女子。轻风拂过,女子衣袂飘动,星星点点的桂花如细雨般从她身前身后飘落。那一瞬间,我几乎确信自己已经不在尘世。她是如此地美丽,如此地沉静,恍若秋日的湖水。我站起来,朝她走去,有如身不由己地预测推荐,走向自己的宿命。女子略显惊惶地向后退了一步预测推荐,却又站住预测推荐,然后微微一笑,说道:“公子雅奏。”她的微笑,令我回过神来。抬头望一望依旧耀眼的阳光,原来我还在尘世。我躬身施礼:“偶尔游戏,有扰清听了。”停了停,我又问:“姑娘是来赏桂的吗?”她点点头:“正是。”我便笑笑,说:“我也是。偶然路过,忽然就想上来走走。”女子没有说话,她望着我,神情若有所思。她的一双眼眸,专注而智慧,我忽然觉得她很面熟,我想我以前一定是见过她的。只是那是前世,还是梦中?我脱口而出:“我再吹一曲,请姑娘品评,可好?”女子仿佛突然惊醒,她略带羞涩地一笑,说:“好。”我开始吹奏,正是那支秋江月。她的神情重又变得专注。我看见她眼中起伏的情感,正与我的心潮一般无二。甚至我已不需要再看她,也能感觉到她眼底的神情,每一丝微妙的变化。这真是一种奇怪的感觉。片刻前我还觉得体内缺失了一大块,此刻却像是已然找到了契合。一曲终了。我定一定神,问她:“姑娘觉得如何?”她清清淡淡地回答:“公子这曲秋江月,清雅绝俗。只可惜此刻有日无月,有箫无琴,美中不足。”听她这样说,我便知道她极精音律。换作是我,大约也会如此回答。但她并不知道,我吹奏此曲的真正原因。一个念头从心头闪过,未经理智思忖,我已然脱口而出:“家父与家母相识的时候,家父也正吹的这支秋江月。姑娘——”我向前迈出一步,正正地注视着她说:“如果此刻有琴,姑娘可愿与我合奏?”她大吃一惊。然后她深思地看着我,从她的眼底,我已经看到了呼之欲出的回答。但,只在一霎那,她突然地退缩。她神情慌张地看看天,说:“出来得太久,我该回去了。”便转身离去。我急忙追上,大声地问道:“姑娘,可否留下芳名?”她恍若未闻,急匆匆的脚步便如同逃走一般,片刻便转过山弯,不见了踪影。我呆呆地望着她消失的方向。这女子,无论是出现,还是离去,都像梦幻般地不真实。不知过了多久,我慢慢地退回亭中,重又坐下。我想要吹箫,总觉得一曲终了,也许她又会出现在眼前。然而吹了几声,断断续续,总也不成曲调。我烦躁地甩开那管箫。碧蓝的天空中,白云悠悠地飘过,我的心绪便也悠悠地,似动似静。眼前仍是那女子的身影,一颦一笑,如此清晰而真实。那不是梦幻。我在落桂亭坐了很久,直到重新心静下来。然后我慢慢地往山下走去。这个时候,我已恢复了冷静思考的能力。我很快想到, 广东11选5彩票网那女子衣饰华贵, 广东11选5彩票平台且能出现在碧山, 广东11选5中奖查询必定是皇族中人——我猛地停下脚步。整个人像是陡然下坠, 河北快3四肢渐渐变得冰凉。心里却有种啼笑皆非的错愕感觉,我终于意识到,宿命是多么完美地转了一圈。我的确见过那个女子。既不是在前世,也不是在梦里,而是在储帝的书房中,那幅画像上。她与那画像中的女子是如此相像,如出一辙。我明白了她的身份,原来她就是甄慧,我的表妹,东府的公主。储帝承桓未来的皇妃。回到府中,我先去看望母亲。如云站在院子里,正仔细地从桂树枝头采下桂花,装在布袋里。我看了一会,不得要领,便叫了她一声:“如云!”她微微吃了一惊,回过头来看见是我,笑着说:“原来是王爷回来了。”我问她:“你在做甚么?”她说:“王妃前几日说起桂花糖。我从来没做过这个,所以想采些桂花,做了试试看。”母亲喜欢清静,她跟前只有如云一个服侍。母亲的起居都是如云一手照料,看她整日忙里忙外,很是辛苦,她自己倒像是乐在其中的模样。我说:“难为你,总是这样周到。”如云十分认真地回答:“王妃对我的恩情,我侍奉她一辈子也报答不了。”她总是这样说,我也不甚清楚母亲到底对她有什么恩情,只模模糊糊记得一点她好像是母亲从街头拣来的。我无意追问,便笑了笑,转身往屋里走。“王爷!”如云轻声叫住我,她伸出一根手指在唇边按了按,说:“王妃睡着了。”我点点头,放轻了脚步。母亲躺在里屋的绣榻上熟睡着,榻前薰着檀香,香烟袅袅地升起来,母亲恬静的面容便隐在青烟后面,看起来有些飘渺不定。看见她的一瞬间,我想我是真的明白,父亲当初为何会做那样的选择。我想起桂花树下的女子。便忍不住问自己,我会不会也有同样的勇气?母亲微微动了一下,我看见她的嘴角往上勾起,仿佛是一个微笑。母亲很少笑,即使在她笑的时候,我也总觉得她眼底深处有一层淡淡的悲哀。可是,我记得我很小的时候,母亲很喜欢热闹,也很喜欢笑。我还记得她笑起来,就像春日的阳光一样,那么温暖,那么明媚,没有一丝的阴霾。我记得那时父亲总是痴痴地望着她的笑颜,仿佛只要那样看着她,几百年几千年便可以过去。是从何时起,一切都变得不同?母亲脸上没有了笑容,父亲也不再那样看着她。他甚至很怕看见她,但我知道,其实他很想看见她。两种情绪交织在一起,使他痛苦不堪。这种痛苦,至死方休。我仿佛从父亲形容枯槁的身上,看见了自己的影子。倘若我做出了同样的选择,一定也会有和他一样的命运。不由惊出一身冷汗。不寒而栗的感觉令我清醒,预测推荐我像是一个刚从悬崖边退回来的人,后怕地望着那个差点吞噬我的深渊。我的父亲当初能有那样的勇气,或许是因为他并未预见他的未来。如果生命再来一次,如果他能够预见他的人生,他是否还会那样做?我不能确定父亲的想法,但我很清楚我自己的决定。晚间,进宫去见储帝。他比两月前又显清减,想必十分辛劳。见到我,欣慰之色溢于言表。我却总有些不是滋味,觉得刺心,也有几分心虚。说不到三五句话,他忽然留神看我,“子晟,你好像很累?”我连忙说:“没有什么。”他想了想,含笑说道:“也难怪你,一路风尘,还没有好好歇息过。这样吧,去见一见祖皇,你便早些回府去歇着吧。”我微感负疚,便问:“方才储帝不是说有要紧事商议?”他略为犹豫,随即笑笑,说:“也不在这一天。今日你且回去歇息,那件事我们明天再谈。”说完,便引我同去见天帝。我们出了东宫。走过错落的宫宇,周遭一如既往地寂静。偶尔遇见几个宫人,全都是悄无声息,连走路也没有半点声响。偌大的天宫,散发着一种了无生气的阴沉气息。我向来不喜欢入夜之后的天宫,但今天却感觉有些不同。也许是因为,我知道她就在这宫中的某个地方。想到她就在离我不远的地方,心里还是有些异样。但至少勉强能维持着平静。既然我们之间什么也不可能发生,我又何须多伤神?御花园中,只悦清阁一处灯火。恰是月上东山的时候,虽未到十五,然而七分满的秋月,映着池水,显得清幽无伦。远远望见窗畔天帝的身影,连忙收拾起心神,凝神静思该奏对的话。门口的宫人向里传报:“储帝和白王来了。”我正一正容,随储帝趋前——却在猝不及防之间,又看见了她。其实我早已经想到,她是我的表妹,又住在宫中,往后免不了时常会遇见。却没有想到,是这么快的事情。还来不及准备好,就这样又见面了。默默地对视一眼,日间的情景宛若游鱼般晃过,可是什么也不能表现出来。心照不宣地,就像谁也不认识谁。储帝笑道:“你们还未见过吧?”便为我们引见。我笑笑,说:“不,我们已经见过了。”储帝诧异地看我:“什么时候?”我说:“今天下午在碧山落桂亭。”储帝哑然失笑:“竟有这么巧的事!”“是啊。”我看看她,淡淡地一笑,“是挺巧的。”“可不是?”天帝忽然插口,“真巧!”他这样说的时候,一直注视着甄慧,目光出奇地柔和慈爱。我上前给他行礼。他转回来看着我,眼神便又变得冷静起来。坐定之后,我将鹿州平乱的经过述说一遍。其实这些事情我在信中早已说过,只是还有些细节,需要解释一番。谈论完,天帝和储帝都默然不语,各自沉吟。我看见甄慧在一旁悄悄地望着我,却在我也望向她的刹那,迅速地转开了目光。我不由呆了呆。忽然听见天帝在问:“我听说你身边有一个叫胡山的谋士?”我一惊。如今也有不少人知道胡山在我身边,可天帝为何会特意提起?我狐疑地抬眼,我的祖父神色平静,看不出任何端倪。我只好说:“是。他在北荒的时候,就已经帮过孙儿很多忙。”天帝又问:“他是鹿州有名的智者,怎么又会去北荒帮你的忙?”我说:“他在鹿州得罪了人,避到了北荒。”天帝笑了,“原来如此!”顿了顿,他仿佛随口又说:“那么,这次回鹿州,必定可以扬眉吐气了。”我小心翼翼地回答:“不,因为有这层恩怨在,孙儿没有请他同去。”天帝看着我,脸上笑容依旧,然而我觉察他眼中有锐利的光芒一闪而过。然后他转向甄慧,“慧儿,你看,我刚说过有箫才好,箫就来了。”她好像很紧张,她问:“在哪里?”天帝指着我说:“就是他。”她飞快地瞟了我一眼,却没有说话。天帝对我说:“慧儿的琴很不错,你们琴箫合奏一曲如何?”我心中一动,躬身领命。宫人将箫奉上,我便问:“慧妹妹想奏哪一曲?”她说:“白王定吧。”我抬起头,窗外清辉流泻,我说:“如此良宵,就奏《秋江月》如何?”天帝拊掌叫好,他看着储帝说:“你们没来的时候慧儿奏的正是这支‘秋江月’,你们一来就给打断了,现在正好可以听完。”储帝神情淡然,微笑道:“正好,我也可一饱耳福。”我默然片刻,不再迟疑。箫声一起,琴音立刻相随,分毫不差。我在心里不断提醒自己,万不能在此时忘情。然而乐音之中,我的理智迅速远去。我仿佛与尘世暂别,然后缓步移向夜空。在天外,我终于能与生命的另一部分契合。那是我从未经历过的美妙感觉,那一刻,我的生命完满无缺。我不由发出一声心满意足的悠长叹息。只可惜,这完满只在瞬间。曲声终了,我与她目光胶着,彼此的心意,都能看得清清楚楚。然而,理智也在同时回归。我看见她毅然决然地转开脸,迟疑片刻之后,她终于将目光投向储帝。一霎时,我心痛如割。嫉恨,像毒蛇一样,用它们尖锐的牙齿疯狂噬咬着我的心。我本以为我可以平静面对,原来不过是自欺欺人。也许,是我太高估了自己。在这件事上,我原本就身不由己。那晚,我喝了很多酒。我吐了又吐,胃里如翻江倒海般难受,可这些都微不足道。我只是希望在酩酊大醉的时候,我能够摆脱心中那个纠缠不清的身影。我如此渴望,却又必须放弃的人。然而,当我的意识终于渐渐模糊,周遭的一切都渐渐远去,却惟有那个身影,比任何时候都要清晰。为什么呢?我生平第一次怨天尤人,为什么要给我安排这样的命运?“为什么?”恍惚间,我仿佛看着她问。她注视我良久,然后轻轻叹了口气。我凝视她沉静的脸,我喃喃地问她:“为什么你还能如此平静?在你这样折磨我之后!”“你醉了。”她的手,温柔地抚上我的脸,轻轻拭去我脸上的汗珠。我捉住她的手,猛地将她带入我怀中。她惊叫着,在我怀中用力挣扎。我将她压在我的身下,我看着她美丽而惊惶的脸,我看见她眼底的恐惧,我有些不忍心。可是我却无法控制自己。我狂乱地吻她、撕扯她的衣裳。她已经放弃了挣扎,在我身下无助地颤抖,我感觉冰凉的水珠从她脸上淌下来。我停下来,然后我说:“我知道你不属于我,明天我一定会放你走。可是今晚,你别走,留下来陪我。只有今晚。明天……明天我一定……”我说不下去。我抱住她温暖而柔软的身体,我颤抖地抚摸着她,只有今晚她是属于我的。只有今晚。莫明的恨意蓦然而至,我觉得自己像是在摧残她。我听见她在我身下痛呼落泪,快感和剧痛同时涌上心头,然而我却无法停止。仿佛只有这种办法,能让我暂时解脱。我终于彻底失去了意识。最后看到的景象,是她绝望的眼神。我醒来时,只觉得头疼欲裂。过了好久,我才渐渐回忆起昨夜的情景,然而那些事若真若幻,模糊不清。我的枕边,残留着女子淡淡的脂粉香气,让我明白,那不完全是梦。可那是谁呢?内侍们进来替我穿戴。我看见黎顺时不时用一种古怪的眼神看我。我便把他叫到一边,问他:“昨夜谁在我房中?”黎顺小心翼翼地瞟我一眼,答非所问地说:“昨夜王爷醉得很厉害……”我不耐烦地打断他:“我问你她是谁?”黎顺小声说:“是如云。”我吃了一惊,“她怎么会到我房里来?”黎顺说:“是王妃知道王爷喝醉了,所以叫她过来看看的。”“她回去了?”黎顺点点头:“是,一早就回到王妃那边去了。”我吃力地用手揉着太阳穴。我深知母亲对如云有着几近母女般的疼爱,她若知道了这件事,会怎样呢?想了好一会,我吩咐黎顺:“去看看我娘起来了没有?”其实我知道,母亲总是习惯早起。我走进她屋子的时候,她独自坐在窗边。觉察到我进来,她回头瞥我一眼,便又一语不发地转过身去。我明白她一定已经知道了。我走到她身边,跪下来,说:“娘,是我错了。”可是她恍若未闻。我又说:“娘,你别生气了,我以后一定会好好补偿她的。”母亲回过头看看我,淡淡地说:“你拿什么补偿给她呢?你以为她想要的,你能够给得了她么?”我不知道她指的是什么,可是她的语气却让我有些惊惶。我说:“娘,你要是生气,就打我、骂我好了,不要憋在心里,那样很难过的。”这是我小时候常用的办法,每当我惹她生气的时候,我就会这样说,然后她就会拍拍我的头,忍不住地笑了。果然,母亲微笑了。她轻轻拍了拍我的头,正像是我小的时候她经常做的那样。然而她眼底却有一抹淡淡的无奈和悲哀,她看着我,说:“傻孩子,憋得心里难过的人,是你自己吧?”※版本出处:实体书※

,,福建11选5